僅訂於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六)至九十三年一月十日(六)止,假花

蓮第一信用合作社總社六樓展覽廳展出「沈廷憲•曾泰源石畫聯展」,並於

十二月二十一日(日)上午十時三十分舉辦開幕茶會。         

敬請   蒞臨指導

花蓮第一信用合作社

理事主席  李秋旺
                                                敬邀
總   經  理  吳東明


開放參觀時間:每日上午9:00~下午5:00

(展覽期間無週休)(辭謝花圈花籃)

.現場贈送玫瑰石畫月曆,送完為止∼

曾泰源序
來到花蓮或是人生的必然,但卻肇始於偶然。
民國七十七年間,筆者在台北唸法律研究所時,無意間從報紙上閱讀到一篇有關花蓮玫
瑰石的報導,文中提及「花蓮木瓜溪的玫瑰石像國畫一般」,因此,除了本身喜愛花蓮
的大山大海外,當下更為一探石中的堂奧而立下心願,有機會一定要到花蓮看個究竟,
沒想到這一個心念,讓我與花蓮結下不解之緣。
七十九年起,正式踏上花蓮這塊人間淨土,每每利用公餘之暇拜訪玫瑰石業者與收
藏名家,心中除了讚嘆外,更有一份深深的感動,於是,近幾年來亦不知不覺地踏入收
藏與賞石的行列。
然而,「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在激賞玫瑰石之自然造化與神奇後,屢屢思及如何
將石中之美推介予世人,於是,只要是有外地客人來訪,總是以最自豪的心情,介紹花
蓮玫瑰石。然而,初賞玫瑰石之人,較難即時領悟石中意境,往往需從旁加以解說,復
有「一石一畫」相映引導,旋即豁然開悟,讚嘆石中之美,譽為人間極品。因此,吾亦
思及,日後應覓得一位畫家,共同挖掘玫瑰石意境,推廣玫瑰石藝術,使其成為花蓮觀
光之特色。
記得和廷憲初見面,約莫是十餘年前的事。當時,他到我任職的花蓮地方法院檢察
署檢察官宿舍拜訪內人陳麗雲(廷憲中學學姊),寒喧中只覺得他有一股獨特的個人風
格,可惜並未進一步深談。直到兩年前,廷憲因熱心參與新象社區交流協會活動方與之
相交日深,才發現原來他頗富才華,靜觀其國畫山水及油畫靜物,國畫技法純熟,靜物
觀之如真,心中竊喜,這應該就是我多年來要找的人,真研謂「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
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幾經邀請,廷憲感於吾人對玫瑰石的熱愛,終於願意嘗試性的選擇幾個石頭作畫,
詮釋其意境。初或因廷憲對於單純畫石,是否會禁錮其創意,而有所疑慮,然而,幾幅
下來,廷憲也被玫瑰石千變萬化的豐富面貌所感動,而不斷創新,並推出截然不同風格
的玫瑰石畫,今人激賞。
在此併向花蓮第一信用合作社吳總經理東明兄致謝,其對於玫瑰石與晝的推展,允
諾我們在總社六樓舉辦聯展,把花蓮最具特色的藝術形式介紹給世人,這樣的企業,值
得吾人敬佩。也期待有更多的典藏家、藝術家珍惜花蓮玫瑰石這上天所賜之禮物,共同
推介於世人,讓玫瑰石之美能更為發揚光大。


沈廷憲序
和妻亞倫憑著對山海的熱愛及一股追求優質生活的理想,而遷居花蓮,至今算算也
過了十三個年頭了,我們也從社會新鮮人成了有三個小孩的幸福父母。但,最感滿足的
是,這些年來朋友、學生們的關照與支待,使我們不覺得自己是個異鄉人。十三年來走
了幾間學校,搬了幾次家,心態、環境都有很多的改變,唯一不變的是對藝術的熱情。
幾年來,前前後後開了不下十次的個展、聯展,但總不常和藝文界的朋友活絡,或
許是太喜歡 自己這樣的生活步調了,反倒是這次的展覽讓我有些忐忑。
從小就桀傲不馴的我,求學以來一直都不是父母、師長心目中的乖孩子,雖不致離
經叛道,總也是不按牌理出牌,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在繪畫上,無論油畫、書法、篆刻
、水彩、水墨總是隨自己的感覺去發揮,有寫實、有抽象、有寫意、有工筆,從一九九
一年的「虛實之間」個展、「花的變奏」到「枯榮共存」總有個人強烈的畫面探索,直
至今年與曾泰源律師合作為玫瑰石造像,竟有些像被套上纜轡的感覺,因為所有的圖像
參考主要取自於玫瑰石表面的紋理,初時應諾,只因朋友之間的義氣與陳麗雲醫師學姊
弟的情誼才慨然接受,但幾經接觸後,卻發現玫瑰石中令人激賞的美麗境界,原來的陰
霾也一掃而空,攻瑰石畫面的幻化或謊譎、或幽遠、或混亂、或工整,其質感之細膩、
天然筆觸之灑蛻令人折服,每每參照摩寫之餘,總有不迨自然之功的遺恨。
從開始畫玫瑰石以來,身旁的友人多少會勸我或覺得這不像藝術創作,但反過來說
,什麼是藝術創作?對著大自然寫生取景是繪畫的方式;擺幾個靜物、打個燈光紀錄書
面是繪晝的方式;發洩自己的情感爆發式的堆累顏料在畫布上,是創作方式;那麼,對
著玫瑰石若隱若現的混沌晝面,去創造一個新的畫境,不也是一種繪畫形式嗎?只要不
刻意把它當作商品,而是虛心的探討自然的肌理與畫面的結構,滿足自己對繪畫的渴望
,以筆墨、線條、色彩去捕捉其神韻,為何不能稱為作品?
所以在此次展出前,特別集結過去幾個時期的作品與石畫聯展為畫集,淺短交代過
去的歷程及現今的表現形式,雖可能貽笑大方,但也是以野人獻曝的精神,傳達個人的
情感與課餘的繪畫成果。

進入畫展